:: 新闻内容 :: 首 页 > 信息资讯   
 
 新闻分类
中药材价格高悬的背后
【 来源: 】 【 发布时间:2014-05-30 】

短短一年时间,活血化瘀圣药三七的身价扶摇直上,成为名副其实的“金不换”。6月初,在昆明,三七的批发价已标为350元/公斤,比去年同期的50元/公斤翻了7倍。虽然相比4月份的价格峰值已有回落,但仍处于三七价格10年来的高位。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以三七为原料的中成药品种逾300个,生产厂家超过千家,覆盖了绝大多数的中成药生产企业,可以说,三七价格的暴涨带来的原料成本压力几乎波及到整个中药制造业。

涨价的不只是三七。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数百种的中药材品种价格全线上涨,其中甚至包括黄芪、当归、金银花、板蓝根等常见品种。只是,罕见的高价和广泛的影响面理所当然地将三七推到了舆论关注的台前。

解剖三七们疯狂的缘由,可谓“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此轮价格暴涨与西南百年不遇的干旱直接相关,人为炒作的痕迹又若隐若现。而若纵观其价格10年涨落,背后凸显的则是中药材行业自身定位的模糊、相关产业扶持政策的缺失、产业链各环节之间信息的不对称,以及由此衍生出的种种错位与矛盾。

江山轮流坐?

关于中药材涨价的报道最早见于去年8月云南当地媒体的一则消息,只是当时的主角是金银花。报道称,由于去年2、3月持续天旱,造成金银花大面积减产,致使售价涨幅达到30%左右,但同样受到干旱影响而减产的三七,价格变化尚未被特别关注。

但很快,三七便超越了金银花,坐上了价格的“直升飞机”。以三七剪口原料为例,2009年初的价格为80~100元/公斤,6月份升至150元/公斤,11月180元/公斤;2010年春节前价格摸至300元/公斤,过了一个春节后价格又上冲到400~500元/公斤,4月三七价格达到600元/公斤,创造了10年来的最高纪录。

三七价格的蹿升,以之为主要原料的相关药企成本压力陡增。据云南省医药行业协会的统计,当地制药企业今年收购的三七剪口的平均价格比2009年上涨87.5%,比2008年上涨6.5倍,已使部分产品出现成本与价格倒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云南植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规格为0.5g×60片的“三七片”,基本药物招标采购中标价为7.8元/盒,但按照目前三七原料价格测算的每盒的成本已然超过16元。

三七价格的异常上涨,亦引起国家发改委的密切关注。5月初,国家发改委派出多个调查组赴广东、云南,指导两省妥善处理三七价格不合理上涨问题。

对于很多业内人士来说,以上的情景,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事实上,在过去10年中,多个中药材品种的经历与当下的三七如出一辙。

当年著名道地药材“浙八味”中的浙贝的价格暴涨至今令人记忆犹新。2000年以前,浙贝曾跌到7~8元/公斤(干贝)的亏本价,但2000年8月价格窜至78元/公斤,一年后每公斤突破百元,2002年7月冲高到170元。2003年可谓贝母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年,因川贝产区受气候影响减产,又逢“非典”,贝母市场需求量增加,浙贝价格在当年10月暴涨到240元/公斤。5年间,浙贝市价上涨了29倍。贝母种植户几乎个个都成了万元户。

值得一提的还有六味地黄丸的主要原料山茱萸。山茱萸在历史上有两次超高价位,分别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末。1998年,由于产地连续几年受灾减产,加之市场人为因素,促使其价格迅速攀升,从最初的20多元的公斤价升至最高达300多元。

然而,高度雷同的故事情节不禁叫人心生担忧,因为中药材行业内一直流传着一个经验性的总结:大涨之后必有大跌。

当年的浙贝与山茱萸就未能幸免。浙贝价格冲顶第二年,由于供求关系发生逆转,价格就开始急剧下跌。至2005年,产地市价终探至谷底21元/公斤,跌幅达91.2%。山茱萸的命运亦是如此,价格在2002年后进入低迷期,迄今没有太大起色。

那么,三七呢?

疯狂的理由

三七会否重蹈当年浙贝、山茱萸的覆辙?厘清三七疯狂的缘由,或能找到依据。

其实不光是三七,此轮涨价波及到的中药材品种多达数百个。来自中信证券研究部的分析报告显示,自2008年1月至2010年3月,金银花、山药、薏苡仁、重楼、川芎、黄连的价格涨幅均超过50%。

“国内药材市场之所以继续延续着2009年的高行情而不见退温迹象,是因为这种行情是内因和外因的共同作用,其中内因是根源,外因则是导火索和表象,两者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3月26日,国内权威的中药材信息平台中药材天地网以署名文章的形式表发了对今年首季国内中药材市场行情持续走高的看法。

所谓内因,即指供求关系的失衡。过去10年,整个中药工业产值每年均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加之近年来医改等利好政策的推动,庞大的市场增量迫使企业对于原料的刚性需求逐年放大。

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同样在这10年,中药材行业却经历了长时间的低迷,已至于诸多药材品种多年来一直低于生产成本供应。正如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5月末向媒体分析的那样,种植面积减少,劳动力价格上涨,运输成本提高,农药、种子、化肥等投入品价格上涨,土地租赁价格提高等是构成了涨价的长期因素。

以三七为例, 2006年,云南的三七价格一度下滑到每公斤30~40元,严重挫伤了七农的积极性,此后文山的三七种植面积由最多时的12万亩萎缩到了现在的8万亩。

去年的霜冻和今年的旱灾无疑使酝酿已久的供需矛盾迅速激化。来自文山三七特产局的统计显示,今年云南三七因灾减产将超过1000吨,同时三七种苗因干旱减产近20%,将持续影响未来3~5年内的产量。

 分享到:
 添加时间:2014-05-30  浏览次数:3363    
 下一个:没有了
  关键字:
主题 内容 
公司地址:苏州工业园区星湖街218号生物纳米园A2楼313单元 邮政编码:215123 Email:info@boyo-biotech.com
联系电话:+86-512-62956697 传真号码:+86-512-62956690
版权所有©2011.博约生物科技(苏州)有限公司 网站优化 苏ICP备11027329号